章泽被司先生的算计给震得有点回不过神。

“再说,叶芩佾肚子里绝对不止一个孩子,都这么大月份了,拿掉不是很可惜?”

章泽微微颔首,“我赞同。”

“还有,我交代你的事呢?”司冥寒脸色冷漠下来。

“司垣齐想在京都立足,是痴人说梦,司先生放心,不会让他有路子走的。”章泽说。

“不仅京都,我要整个华夏都容不下他!”

“是,我明白!”

司冥寒起身,往办公室门走去,这是准备出门了。

“司先生,有份文件需要您过目!”

“很急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

“那就明天。”司冥寒拉开门,走了。

“……”章泽。

桌上的手机响起,帝宝看了眼,接听,“三哥,你在忙?”

“是有点忙。”

“没什么事吧?”帝宝问。

“三哥能有什么事?病人的情况比较麻烦,耽误了些时间。”

“嗯,三哥很少在外面待那么久,难道还有三哥认为麻烦的病症么?”帝宝好奇。

“有点。”帝博凛转移话题,“三哥不在,司冥寒没有欺负你吧?”

“他敢么?”帝宝拽拽的,“三个哥哥给他吓死!”

“欺负了你不许不说,听到没有?”

“放心吧!真的没有欺负我!”帝宝保证。“所以三哥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忙结束咯?”

“不确定。”

“好吧,那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挂了电话,帝宝没放在心上,她确实不会想到她三哥此刻烦忧到快要发狂的地步。

帝宝正拿着手机在那里一边看电影,一边吃水果,便听到远处有车子的声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